孙德仁

河东小儿推拿专家杨钊小传

河东小儿推拿专家杨钊小传

河东小儿推拿专家杨钊小传

小儿推拿界的奇人奇事-河东小儿推拿专家杨钊小传


1983年6月1日,儿童节。

山西省运城市,市(地)委家属10号院大门口聚集了很多人。

叭叭!一阵鞭炮声响起。硝烟还没有散去,孩子们闹欢了。有吼的,有跑的,有蹦跳的。孩子的妈妈、爸爸、爷爷和奶奶的脸上挂满了笑。

                                            QQ截图20190605092740


市委书记来了,公安局长来了,检查长来了,法院院长也来了。连远在太原的省委书记也专门托人献上花篮。

        什么重要活动,惊动这么多重要人物?

        其实,这只不过是一家小儿推拿店开业!

        开业的主人公已经白发苍苍,满脸皱纹。

        为啥年青时不创业,不用青春赌一把。现在,临近耄耋,才开业,才做小儿推拿?

答案写在花篮红绸子的对联上,那是与他出生入死,肝胆相照的同志加战友对他一生的总结和肯定。

      在职奉献国家

      退休服务人民

    QQ截图20190605091205

一、在职奉献国家

主人公叫杨钊。生于1920年,山西省浮山县人。他天资聪明。家族对他寄予厚望。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倾其所有,送他读书。可惜,家道实在贫寒,小学之后再无力供他深造。还不满13岁的他,已经开始做手工活贴补家用。在父亲劝诫下,开始跟着村里私塾老师点穴、按摩,特别是学习一种在小儿腹部和手脚上点一点,振一振、推一推就能治病的技术。虽然,他心里不愿意,很抵触。但那个时候,军阀混战,列强豪夺,灾荒叠起,民不聊生。饱腹和生存成为普通民众天天必须面对的问题。在小小乡村里,他除了做这些,还能干啥?

他想不通,他苦苦地求索。

也就在那个时候,他接触到共产主义。知道了中国受苦受难的不是他一个人。只有跟着共产党走,才能从根本上改变千千万万个杨钊的命运。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暴发。他立即投入到火热的抗日救亡运动之中。

他渴望拿起枪,冲上战场,以满腔热忱,血染疆场。可是,党组织考虑到他有文化,学过中医,身体棒,会推拿,决定让他以医生职业为掩护,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县委书记秦英特别叮咛“那种摩摩小儿就能治好病的技术,快捷,简便,效果好,一定要牢牢掌握。对于小儿,即使百般呵护,每年也会得1-2场病,如果能让生病的孩子尽快好起来,特别是不吃药就能好起来,就一定能取得病家信任,坐上嘉宾的上席!”

当然,党组织那个时候考虑到的嘉宾可不是普通民众,而是日伪高层。

这是党交给的任务。

为了成为中医行家,成为小儿推拿高手,为了诊疗时不被别人看出破绽。在那段日子里,不知道杨钊先生看了多少书,拜了多少师,练了多久的振法、揉法和气功,背了多少处方,考查了多少地方。

总之,在党的安排和帮助下,火车站附近开始有一位出色的中医和“摸揉”先生出没。那是1941年。也就在那一年,县委书记秦英介绍杨钊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大运城(那个年代包括运城和临汾)位于山西省西南部,东倚太岳,与长治、晋城为邻;西临黄河,与陕西延安、渭南隔河相望;北起韩信岭,与晋中、吕梁毗连;南与三门峡接壤,通巴蜀。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成为自古兵家必争之地。运城在空间上恰恰在太原、西安、郑州三个省会城市中点,象一把叉子,牢牢地扼住三城咽喉。1933-1935年修建的南同蒲铁路自太原中条山,经临汾、运城、永济,直达黄河北岸风陵渡,在华山站与陇海铁路相连,是当时中国沟通晋陕两省的交通大动脉。成为日本人和后来国民党运送兵力、粮草和战略物质的重要渠道。

                                    QQ截图20190605091410

掌握、分析、研究敌人运输动向,从中获取有益情报成为了杨钊的中心任务。

他的小儿推拿很出色,救治了无数的人。他对敌伪人员尤其服务到家,甚至被老百姓骂为“汉奸”。他真地坐到了达官贵人家的上席。

一天,他对站长说“我姑妈明天想去太原。”

站长说:“明天不能”

“那后天去”

“后天也不行!还特管”

“哎。哪天才行呀?急死人了。姑姥爷病得厉害”

站长掐指算了算告诉他四天以后。

他看见仓库里堆满干粮。问:“谁吃这么多呀?”

“一千多人的伙食,弄得我焦头烂额”。

于是,一条日军4-5千人正火速从太原南下的消息传达到太行山八路军总部。正是因为提前得到消息。八路军作好应对准备,才粉碎了日寇大扫荡。

                                      QQ截图20190605091451        

全国解放前夕。他常常在保密局长面前露出焦虑之色。

局长问他啥事。他总会编出某地有某些难办的事。局长安慰他,并立即写一张字条让他去找某人帮忙。

经过记录和收集,他将运城和临汾管辖的几十个县的特殊人员名单汇总上报。结果,这些人都是国民党安置下来,从事破坏和颠覆新生政权活动的特务。幸运地是人民政府根据他提供的名单将一百多名特工一网打尽。

                                QQ截图20190605091540

1990年,运城迎来了台湾寻根团。当年的保密局长与杨钊促膝长谈。他说:“你装得好像啊!一点看不出是共产党”又问“你怎样知道那些人是我们部署的呢?”

杨钊回答“那个年代,交通不发达,信息闭塞。我说某地有事,你总能找到人,而且是能够帮助我的人”

“他们就是敌特?”

“不要忘了,你当初的身份呀!”

说完,两人哈哈大笑。

那一天,杨钊特意问了名单中的人有无冤枉,还问了有没有“漏网”

局长根据记忆告诉他没有“冤枉”,但有2人漏网。就为这事,杨钊还几晚上没有睡好觉。他就是这样一个追求十全十美的人。

当然,那次访问最令人难忘的是局长带着儿子亲自给杨钊鞠躬。因为没有当年杨钊的精心呵护,就没有这个健康的儿子,当然也不会有现在台铁的总经理。

他为建立新中国立下了汗马功劳。

解放后。他不用隐瞒身份。但他却不能看病,也不能从事小儿推拿。因为长期的历练,使他具备了金睛火眼和顺风耳,他看得见别人忽视的东西,他从别人不经意的言谈中可以抓住事件重点。他常常在案发地走一遭,就能发现案犯留下的蛛丝马迹。他在侦破方面表现出的特殊才能,得到了省市公安界公认。

他先后担任了运城地区公安、检查和法院,以及工业建设与保卫方面的主要领导。他秉公执法,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他经手的几百桩大案要案经得起历史检验。他钦点的死刑没有一例错误。连我国著名侦探--上海803的端木宏峪都赞誉说“杨钊经手的案件不会错!”

        QQ截图20190605091624

就这样,又是几十年,他兢兢业业,鞠躬尽瘁。为法治公正,为正义呼喊;他严惩邪恶,保护人民。当然,即使如此,在行业内,每每见到领导、同事、邻居,甚至犯人有病,他仍然一如既往诊疗。他的医学名气并没有消亡。

马总有喘息的时候,人总会老。

1980年退休。他离开了庄严而戒备森严的政府办公楼,回到了老百姓中间。

从此,每天找他诊疗,特别是做小儿推拿的人多起来。

他的家成为了诊室。

好心的市委书记怕影响他的这位老上级的正常生活,决定市委家属大院提供房间免费供他推拿之用。

经过精心筹备,就有了本文开头的场面。

二、退休服务人民

2019年5月23日上午,山西河东少儿推拿学校特别为杨钊先生诞辰100周年举行座谈会。

                                    QQ截图20190605091654

当已经九十多高龄的长者由人搀扶着出现在会场的时候,全体起立,为他们鼓掌。他们是当年同杨钊一块出生入死,创建共和国的功臣。

许多来自太原、临汾、上海、北京、内蒙的小儿推拿同仁。他们当年跟随杨老学习小儿推拿。学成后,坚持运用。靠杨老传授的技术在当地打拼出一片小儿推拿天地。

小毛是杨老当年抢救过的孩子。小王先天不足,早产低体重,是杨老的推拿让其康复,并考上重点大学。当白阿姨当年年因为孩子的病抑郁,彻夜难眠,杨老不仅治好孩子,还开导作为孩子妈妈的她,让她重新获得幸福。他们都是杨老小儿推拿的受益者。

会场的主宾是孙德仁和孙德仁所代表的河东少儿推拿学校。这所由杨钊先生提议,孙德仁创办的全国唯一一所全日制小儿推拿学校,已经由当初临时培训几个人发展成为今天国家正规中等专科学校。每年招生规模超过800人。总资产已经上亿元。

QQ截图20190605091739

                                       QQ截图20190605091758

同样,领导来了。有前任,也有现任。有运城市的,也有省城太原的,更多的是各个地县市的领导。有的来自公安、检查和法院,有的来自卫健委,有的来自工业部门,也有来自乡村。他们代表着各自系统的员工,只为表达对杨钊先生的敬意。

杨钊先生的长子,著名律师杨文也专程来到会场。

9点,座谈会正式举行。

你一言,我一语。虽然只言片语,虽然点点滴滴,描绘出的杨钊先生的事迹却感人至深。

1.继承和发扬扁鹊医术

杨钊的小儿推拿是民国时期跟乡村私塾老师学习的。杨钊也参看过其它小儿推拿书籍。他发现他从老师那里学习到的山西的小儿推拿与其它地方有很大不同。其它小儿推拿大多推手,他们小儿推拿一定要推脚,一定要在肚脐上振按,还一定要沿着某一路径推揉。

他问过师承。老师说他老家村里百姓都有这么几手。

“都有”说明普遍。“这么几手”说明高度同一。

显然,这不是只教几个,几十个学生的私塾老师可以传播的。一定是某个足以影响一个村,一个县市,甚至一个区域的人才能够做到的。

这个人是谁呢?是啊,历史上,深刻影响山西大地的医家会是谁呢?

杨钊在《史记 扁鹊仓公列传》(以下简称《列传》)中找到了答案。

QQ截图20190605091854

    QQ截图20190605091911

       QQ截图20190605091927

《列传》记载扁鹊的事迹主要发生在秦(陕西)、晋(山西)、赵(河北与山西)、虢(河南与山西)、齐(山东与河南河北)。其中,山西为其中心。运城和临汾又是这个中心的中心。《列传》介绍扁鹊三大精典案例,“诊赵简子,预测梦境”发生在晋国国都-侯马(隶属于临汾)。“起死回生,救虢国太子”发生在三门峡或永济。另一案例“见齐桓侯,有病早治”发生于山东临淄。诊赵简子案中,扁鹊高超的医术感动赵简子,赵简子“赐扁鹊万亩田”。赵简子为晋国大夫,只能将晋国田亩赠送扁鹊。扁鹊得到土地,有固定居所和田租,结束流浪行医史,从而安心坐堂。为了找到扁鹊当年的田亩所在地,杨钊的脚迹遍布整个山西旮旮旯旯。最终,他认为扁鹊的田亩,即长住之地,当在运城解州附近。理由为当年祠堂存有“扁鹊行医处”牌匾,有“扁鹊庙”,有“扁鹊衣冠冢”,杨钊儿子回忆“爸爸说乡村私塾老师是解州人。

                                        QQ截图20190605092140

杨钊在《列传》扁鹊救虢国太子案例中读到扁鹊“让弟子子阳厉针砥石,以取外三阳五会”“使子豹为五分之熨,以八减之齐和煮之,更熨两胁下”。其中“厉针砥石”和“熨两胁下”就是针灸推拿。所以,杨钊认为他们的小儿推拿技术是扁鹊留在山西大地上的,是中华文化中的瑰宝。

杨钊在他几十年的从政和行医过程中,利用自己的影响和便利,随时注重收集民间经验,随时向民间艺人学习。他为继承和发扬扁鹊(小儿)按摩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2.推广宣传小儿推拿

尽管杨钊很早就运用小儿推拿,但在他退休的1983年之前,人们仍然迷信输液和中西药。

几十年的经验告诉杨钊小儿推拿防治儿科病症的疗效不输给中药和西药。小儿推拿有光明的前途和广阔的市场。但是,没有人相信,再好的方法也徒有。

怎么办?

杨钊先生竟然做出了他一生中最朴实,最伟大的决定--小儿推拿全免费。

不是一天的免费,不是活动期间的免费,是一年又一年,直到他逝世的1998年间的3千多个日日夜夜的免费。

正因为免费,又是百姓信得过父母官亲自操作,才逐渐积累起人气,获取民心,才让小儿推拿这一火种在三晋大地上燎原起来。

杨钊的行为在很多人,包括他的妻子、儿子、亲朋好友和同事们看来,都难于理解。哪有几十年的免费!如果每个人,那怕只收10元钱,十年下来,十万人次也是一百万啊!你说人到底图啥呀?你说杨钊傻不傻?

但杨钊真地,就一天天“傻”过来了。

他的行为感动了百姓,他的心灵净化了社会,他的赤诚让共产党员这一称号闪闪发光。

关于他的感人的故事太多太多,不能一一列举。在运城广为流传的是“牛心”的故事。

一个屠宰户的孩子长期感冒,每月发烧,咳嗽,住院成为常事。花了大把钱不说,父母为了独子,心都操碎了。听说杨钊后,专门求治。经过近三个月的调理。在杨钊无微不至地关怀下,孩子脸色红润了,胃口开了,感冒少了,从此没有再住医院。全家人十分感动,强行付费给杨钊,杨钊坚决拒绝。送去鸡蛋、牛奶、香肠,也被杨钊退回。无奈之下,屠宰户在春节来临之际,杀了一头牛,双手捧着滴血的牛的心脏给杨钊送来。

                                                                  QQ截图20190605092237

         是的,在老百姓心中,杨钊的心胸是宽阔的,杨钊的心是红赤的。

感谢杨钊几十年的坚持,几十年的奉献。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小儿推拿的大好局面。

3.支助创办小儿推拿教育

还是1983年,杨钊开办小儿推拿工作室的时候,一位青年从山西中医药大学毕业,分配到运城市中医院中医儿科。为了尽快熟悉业务,他天天泡在临床,泡在书本里。他特别将在校期间的中医儿科笔记拿出来,看了一遍又一遍。经过半年多实践,他对儿科病症的防治有了一些经验和心得。

一天,一位高热的孩子找他诊疗,他根据患儿高热、恶寒、无汗、咳嗽、痰鸣,开了麻杏石甘汤,连服两剂效果不好。一位呕吐的孩子,他辨证为痰湿阻滞,开的生姜半夏汤。妈妈反馈说,喝了中药,呕吐加重,孩子闻到中药就吐。

这是为什么?

他亲自煎煮麻杏石汤和生姜半夏汤,他亲口尝了。发现,那个苦涩味,不好闻。如果强行喝下去,胃中不好受。他意识到:传统中医儿科运用中药,即使诊断和处方完全正确。其给药形式-口服,也不受孩子欢迎。况且,所有药物都经过脾胃,由脾胃化生转输,药物对于孩子柔弱的脾胃总是负担。

“如果不用药,能退烧,能止吐,能治疗儿科病症该多好啊”他有些感慨。

他的一位中学同学的女儿厌食、腹泻、消瘦、舌淡、脉濡。他考虑脾虚积滞。运用参苓白术散加鸡内金、山楂、莱菔子和谷麦芽。他想,攻补兼施,孩子应该长肉。可是,孩子连续吃一月中药,体重仍然没有变化。

妈妈问他“还继续吃药吗?”

他嘴上说“治病有一个过程。继续吃!”心里已经开始埋怨中药的慢悠悠。

同学没有再带孩子找他。

两个月过去,在公园里,无意间碰到妈妈牵着孩子。孩子白了,胖了,精神多了。他差点认不出来。

“看!坚持服药,疗效出来了吧!”他很高兴。

妈妈只是淡淡地说“谢谢你!老同学。孩子没有吃药”

“没有吃药?怎么能好呢?”

“我们去市委大院找杨钊爷爷推拿的!”

“推拿?推拿能治病症”

这个青年,就是孙德仁。

                                                QQ截图20190605092335            


当他怀着好奇心走进杨钊的小儿推拿工作室时,大开了眼界。杨钊运用小儿推拿治疗的病种覆盖五脏六腑。从病人的反应来看,疗效出奇的好。

他自报姓名。

杨钊热情接待了他。

一个年岁已高,苦于事业无继承;一个苦苦探索治疗疾病的绿色自然疗法。他俩一拍即合,聊得甚欢。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临走时,杨钊紧紧地握住孙德仁的双手。孙德仁发现杨钊的双手不仅宽大、厚实,还热度高,富有粘腻磁性。显然,这不是一般人所能达到的境界。他在心里暗自下决心,一定以杨钊先生为榜样。练就过硬本领。

从此,他们成为了师徒。在杨钊先生带领下,孙德仁走上了小儿推拿之路。

随着广泛的宣传和卓著的疗效。前来参观学习小儿推拿的人越来越多。

其实,共和国并没有忘记对于国家和人民立下功勋的人。杨钊因为战争年代的特殊贡献和退休后服务人民的事迹,被评为山西省和全国劳模,出席了太原和北京的表彰大会,受到江泽民、李鹏、宋平等领导接见。1988年,卫健委注意到杨钊先生的小儿推拿。为了推广这一绿色自然疗法,在运城市举办“山西省小儿推拿(首届)培训班”。面对几百位中西医儿科专家,孙德仁紧张得不得了。这个时候,杨钊鼓励他“勇敢地冲向前吧!机会来了。一定要好好把握”在筹备会议的那段日子里,杨钊白天推拿,晚止辅导徒弟。从手法到穴位,到教案,到时间安排。终于,那次培训,孙德仁的讲座充满了自信,赢得了满场喝彩。奠定了孙德仁在山西小儿推拿界的地位。

    QQ截图20190605092419

从此,找杨钊和孙德仁学习小儿推拿的人也多起来。

孙德仁真地勇敢无畏地冲锋,牢牢地把握机会。特别是1992年,他决定离职专门从事小儿。当时举棋不定,心里彷徨,不思茶水,夜卧难安。杨钊看在眼里,急在心头。杨钊找到弟子,如将军般,大手一挥:“不能半途而废!要勇往直前,将红旗插上顶峰”然后意味深长地说“我给你说句绝话。我活着,支持你。即使我不在了,我的名誉还能为你风光几十年”

受其鼓励和支持,孙德仁下定了决心,无畏地向前,克服了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从办培训班起直到创办小儿推拿学校。走出了一条成功之路。

杨钊先生逝世于1998年8月29日。终年78岁。

在他逝世前几天,孙德仁陪伴在他身旁。那天杨钊醒过来,孙德仁高兴得不得了。杨钊将他的手抓得更紧,舍不得放开。对他说“德仁啊,等我病好了,咱还要大干一场!小儿推拿的春天就要来到了!”

让我们永远铭记住杨钊先生的这句遗言吧!

的确,小儿推拿的春天来到了!



贡献榜 Top5
加载
更多百科
小儿多动症典型案例
孩子为何要“节气推拿”?
流感来袭,这些知识一定要知道!
注册